黑林新闻网

黑林新闻网>社会>都市异乡青年调查:在外漂泊,你什么时候最想家?

都市异乡青年调查:在外漂泊,你什么时候最想家?

2019-10-22 10:11:22   【浏览】3922

摘要: 社交平台探索者近日发布《2019年国外城市青年调查报告》,对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深圳、杭州、南京、武汉、成都、重庆、Xi等10个城市的18-35岁国外青年进行抽样调查,回收近12000份有效问卷。60%

国外城市青年调查:当你在国外流浪时,你最想家的时候是什么时候

“戴月星来来去去,只是为了一扇窗户。当你在路上迷路时,你可以看到光明。不知不觉中,我把异国他乡当成了自己的家乡。只是偶尔悲伤,不经意地望着远方。古老的口音被悄悄地隐藏了起来,无法表达的承诺总是让人放心。”曾几何时,“陌生人”这首歌进入了无数“飘在北方”、“飘在上海”、“飘在广东”的年轻人的心中。

社交平台探索者近日发布《2019年国外城市青年调查报告》,对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深圳、杭州、南京、武汉、成都、重庆、Xi等10个城市的18-35岁国外青年进行抽样调查,回收近12000份有效问卷。统计数据显示,超过60%的受访年轻人每年与父母在一起的时间不到10天。对于那些不能回到家乡的人,61.4%的年轻人会选择带着当地风味的食物远道而来。

60%的年轻人每年和父母在一起的时间不到10天。

“你最孤独的时刻是什么时候?”“我已经离开家乡很长时间了,下火车就是我晚上看到成千上万盏灯的时刻。”这个音乐平台上的热门评论揭示了许多外国年轻人的复杂感受。

根据该报告的结果,54%的外国年轻人在“知道他们的家庭有困难”时最想家,而那些生病、无助、假期和挫折的时期也在加剧乡愁的蔓延。

随着在国外努力工作的日子越来越长,来自国外的年轻人回家陪伴家人的时间越来越少。在工作一到两年的外国青年中,27.1%的人每年与家人呆在一起的时间不到10天。对于在国外工作8年以上的年轻人,61.7%的人回家陪父母不到10天。

清华毕业后,一个来自山西的年轻人一直在北京的it领域努力工作。他每年回家不超过半个月,越来越珍惜家乡的平淡生活。陪父母吃饭、聊天、探亲访友,偶尔听听他们唠叨什么时候结婚生子。甘戈很遗憾这样的一天很珍贵,因为它很罕见。

60%的外国年轻人为了寻找“舌尖上的家乡”而点外卖

俗话说:记忆存在于味觉的深处。用食物驱散思念已经成为许多遥远地方年轻人的首选方式。

根据报告数据,61.4%的外国年轻人选择点外卖食品来记住家里的美味,24.1%的年轻人经常自己做家常菜来缓解乡愁,8.9%的年轻人选择在当地的家庭餐厅吃饭。周政的家乡位于广西柳州,在上海从事教育已经两年了。上海清淡的饮食习惯从未改变他辛辣的心。每次他点蜗牛粉拿出来,他都没有忘记加一只猪脚,因为“家里总是这样。”

一群朋友保护着一个人的家庭,不管一个人有多努力或多累,他都会自己带着它。

这些用食物来解决乡愁的年轻人习惯于给家人“带来好消息而不是悲伤”。

根据该报告,外国城市的年轻人派朋友来阻止他们的家庭的主要原因是:释放沮丧的情绪、糟糕的工作、身体疾病、深夜外出和发表有争议的言论。

毛平是一名在北京工作的自我媒体工作者,她通常没有保护家人远离朋友的习惯。然而,有一次当她想在一部电视剧中发表关于教育理念的讨论时,她反复犹豫,最后她点击了组合键。“恐怕我母亲想得太多了,认为我是在暗示她糟糕的教育哲学。如果她打电话来,我真的无法通过屏幕解释。这很麻烦。”

“不管我们有多努力或多累,我们都必须自己承担”。这是来自厦门的安子第一次保护他的朋友和家人。“也许我们的家庭给了我们很大的压力,想要发泄,但他不敢让他们知道他无法形容的脆弱。”正在北京学习的莫西也有同样的感觉。对他来说,他现在正处于人生的最后一年,只有当生活中的“烦恼”突然从他身边消失时,他才会以开玩笑的方式告诉父母他过去的不满。

城市青年与小城镇青年:在哪里定居

在对当代消费主义浪潮的宣传和描绘中,在大城市工作的年轻人似乎能够每天在“买买买”和“吃吃”之间无休止地循环,但事实上,固定的每月租金/抵押贷款足以让许多人处于“吃地球”的边缘。

该报告的数据显示,72.1%在城市工作的年轻人需要将其月工资的四分之一以上用于房租/抵押贷款,而在房租/抵押贷款压力高于其月收入四分之一的小城镇,这一比例为12.4%。由于生活成本高,城市青年普遍认为每月12415元是支持他们在一线大城市长期生活的理想月收入。

在这项调查中,来自不同地区的年轻人对"过去一年中最大的单一支出"问题给出了不同的答案。小城镇青年一年最大支出的前三项是奢侈品、汽车购买和旅游,而城市青年是住房租金、学习和培训课程以及旅游,其中41.5%选择住房租金。

曾考虑在大城市工作的研究生黄欣,毕业后仍然选择回到他在三线城市的家乡。“虽然很难选择,但总会有选择,”黄欣认为,“能够在家生活、开车上班、照顾父母没有错”。现在他已经节省了租金,并愉快地投资于他最喜欢的羽毛球拍收藏。

然而,许多流浪者无法享受免于租金压力的自由。

根据报告数据,63.2%的城市外国土地上的年轻人一年搬几次家,其中31.6%的人一年搬三次以上。60%以上的年轻人在仅仅停留3个月之后就经历过被迫换房,14.8%的人在7天内有最短的租房经历。在调查的10个城市中,重庆、成都、Xi、广州、杭州、深圳、南京、上海、武汉和北京从高到低排列。

一把在北京工作了3年的刀,一旦被说出来,就经常经历这种移动。由于工作原因,我需要出差。我必须在出差回来之前归还我的房子,并在回来后找到另一个地方居住。但是他的要求不高,只要有一个稳定的家就可以放行李就满足了。“其实,我是一只蜗牛,一步一步往上爬。无论如何,我很乐意在河和海中漫步。我将在风雨中度过我的一生。”刀子打趣道。

渐行渐远、生根发芽的家乡

在国外流浪多年后,近70%的年轻人被家人“劝阻”回家,但仍有57.3%的年轻人决心留在大城市扎根。

该报告的结果表明,外国青年不愿回家的主要原因是:工资低、就业机会少、单身生活信息滞后、生活缺乏自由以及家庭对早婚早育的需求。在一、二线城市吸引力调查中,“更多发展机会”成为年轻人最关心的问题,比例为60.8%。第二,工资高,生活自由有限,排名第二和第三。在杭州工作了五个月的路遥说,与他的家乡相比,他已经看到了在大城市生活的无数可能性。“他可以做很多事情来提高自己的品味,拓宽自己的生活。

对于出生在甘孜藏族自治州县城的袁田甜来说,成都是一个让人感觉非常舒适的城市。它不仅是一个高平台,而且比家方便得多。更重要的是,她享受着大城市给自己的自由,“没有一些世俗的智慧和不必要的接触,朋友之间的距离恰到好处,有足够的私人空间给她。”

“逃离”和“自由”也是毛平多年工作后选择离开家乡的主要原因。“外面的世界真奇妙,复杂的家庭关系让我厌倦了纠缠,所以我选择搁浅,让矛盾冷却下来。但过了许多年,我才意识到我过去没有与自己和解。”

在无数次焦虑和希望之间的时间间隔中,城市里的外国青年正在逐步构建自己的生活。

数据显示,72.1%的外国青年平时有最亲密的朋友,他们是离开家乡后在大城市认识的人。其中,同事(前同事)比例最高,占44.1%。其次,28%的朋友在网上和网下活动中相遇,16.3%的大学生在网上和网下活动中相遇。然而,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正在远离家乡的初中同学,只有8.2%的人在工作日有着密切的联系。在广州工作的福建女孩舒舒认为这并不遗憾。“有很多人只能一起走一段时间。理解这一点后,失落感就不会那么强烈了。”

虽然每个人对归属感有不同的定义,但城市和外国的年轻人有一些共同的选择:经济安全、稳定、有改进空间的愿景,以及拥有共同心灵的爱人是归属感的重要来源。此外,稳定的朋友圈和在当地买房也是大城市归属感中相对较高的因素。

在一个匆忙的城市里,无数来自外国的年轻人告别了家人,创造了他们自己的“光辉时刻”。自我价值实现的每一刻都让漂泊的心更加温柔和坚定。对工作的认可、晋升和加薪、租更大房子的能力、首付的需要、邀请父母来他们的城市玩、制作妈妈的特产等等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所有的选择都变得毫无遗憾,并充满成就感。

“乡愁也解决不了问题,既然是你的选择,那就好好生活吧。北京充满了无限的可能性,我相信我就是其中之一!”北票青年刀的话语充满了未来的前景。(本文中的所有受访者都是假名)

中国青年报、中国青年网实习生记者黄丹伟实习生王靖雯来源:中国青年报

资料来源:中国青年报

相关新闻

热门新闻

热点新闻

社会新闻

返回顶部